微信二维码

微博二维码

新闻公告

News
首页新闻公告 → 最新动态

两儿童重度烧伤,医院相助他们将带着祝福赴美治疗

2017-10-31文章来源:

“春风十里都不如一个完整的班级,早日康复!”今日,在武汉市三医院举行的欢送会上,17岁的衡川展开两张红色的信纸,上面写满了50个同学的祝福。11月1日,他将和14岁的王丹一起启程赴美国治疗。这也是华中首批赴美治疗的烧伤患儿。

两名烧伤患儿多年未接受康复治疗

今日,在武汉市第三医院,衡川和王丹这两个严重烧伤的孩子第一次碰面。11月1日,他们将走出国门,赴美国波士顿开始他们新一阶段的治疗。

现场,当医护人员回忆起衡川治疗时的情形,衡川的妈妈背过身去,偷偷地低头抹泪,一旁的衡川轻轻拍了拍妈妈的手。“11年了,儿子当时受伤的一幕还常常出现在她梦里,半夜惊醒。”妈妈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儿子还有机会去美国治疗,对一家人来说都是一份希望。

如今的衡川已经长成大男孩,正在黄陂一中读高二。记者看到,由于当年全身严重烧伤,他的脸、四肢、身体满是瘢痕,因为疤痕挛缩粘连,他的手、脚已产生畸形,行走都成困难。但见到现场每一个人,衡川都保持着微笑。

2006年5月21日,未满7岁的他不慎跌入滚烫的潲水锅中,全身烧伤面积达到100%,其中三度烫伤面积达80.5%。衡川送到医院后,曾3次和死神擦肩而过,都被医务人员抢救了回来。即将读高三的衡川想考大学,妈妈说:“只要他愿意继续读,我就尽最大能力陪着他。我已经对不起这孩子了,不能再让他没了理想。”

和衡川有同样遭遇的,还有14岁的王丹。2009年,6岁的王丹在家中烤火时严重烧伤,送到三医院时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。医院紧急联系荷兰的欧洲皮库,获得了3000平方厘米的“洋皮肤”捐赠,实现了我国首次跨国皮肤移植,把小王丹从死神线上拉了回来。


如今,王丹左腿截肢,疤痕遍及全身,部分功能受限。由于王丹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工,收入十分微薄,加之还要远赴浙江打工养家糊口,一直未能给予王丹急需的整形和康复治疗。王丹只能每日坐在窗前看着同龄孩子玩耍。

武汉市三医院烧伤研究所所长谢卫国教授说,虽然当年救回了2个孩子的命,但他们的治疗远远没有结束,仍需长时间的康复。但两个家庭都来自农村,父母没有经济条件负担后续治疗。10年来,他们都只能承受着后遗症带来的痛苦。

烧伤患儿即将启程赴美国治疗

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经过多次沟通,终于获得美国慈善儿童基金——Shriners儿童基金会的全额资助。两人将赴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及Shriners儿童医院治疗。

两个孩子都是第一次出国。衡川告诉记者,他已经几天都没有睡好了,他甚至还没有太弄清楚,自己将要去的城市是“波士顿”还是“休斯敦”。但是对这次美国之旅,他也有期待:“希望能和正常人一样走路,回来以后能从现在的半自理真正实现生活自理。”

据了解,衡川和王丹也是华中地区首批赴美治疗的烧伤患儿。在欢送会上,衡川小学、初中、高中老师代表都来了。他现在就读的黄陂一中盘龙校区高三(6)班班主任徐燕波带来了班上近50个同学的祝福。徐老师说,班上男生们成立了“互助小组”,轮流为衡川打饭,背他上厕所、送进教室。同学们都期待他能早日回到学校。

华中烧伤病友会会长姚蕾是两个孩子的老熟人,一直关心两个孩子的恢复情况。她作为一个老烧伤患者,努力将自己的正能量传递给他们。“烧伤患者,要学会自己面对自己。”姚蕾说,10年前,衡川烧伤后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,他为此大受打击每天躲在家里。姚蕾知道后,特意带着衡川上街“疗伤”。

在路人的围观下,姚蕾在街边大声告诉衡川说:“大家没见过才会围观我们,这没什么大不了。看习惯了,他们自然会散了。”连着2天,衡川面对外人异样的眼光,明显坚强许多。她说,这孩子正在学会接受自己,这样才能重新回到社会。

昨日的欢送会上,姚蕾见到了久未见面的王丹,手把手教她在纸上写下名字——“姚蕾”,并和王丹拉勾。姚奶奶说,她烧伤后就没有再上学,我希望她能坚强,坚持治疗,回来之后继续上学。

将学习如何规划未来人生

今日,武汉市三医院烧伤研究所所长谢卫国教授介绍,该院烧伤科已通过众筹平台发起爱心募捐行动,筹款达8万元,用于衡川和王丹赴美的交通费和食宿费。同时,院方已在国外联系好志愿者,全程帮助两个孩子就医。

“衡川的第一期将在下个月初进行,预计需要3-6个月。”谈到送两个孩子去美国,谢卫国坦言,不仅是因为当地先进的医疗技术,还有当地的志愿者康复模式。他说,其实国内的烧伤治疗技术与美国没有差距,但作为世界知名的儿童慈善烧伤医院,shriner医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病人,形成了烧伤儿童社区。“让两个孩子去这里,不仅可以接受治疗,也可以学习语言,结交朋友,开阔眼界。”谢卫国说。

“这里有大量的社会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,能够为孩子们提供未来的人生和职业规划,让他们能回归社会,创造价值。”谢卫国说,在该院烧伤科一年可接诊3000名烧伤患者,年龄12岁以下的儿童约1000-1500人,如何让这些烧伤的孩子今后重回社会,目前该医院也正在尝试志愿者模式,弥补这一方面的不足。这样在国内也可以接受高质量的康复和教育,让他们不成为家庭的负担,有更高的生活质量。